从鸟巢到冰丝带——奥林匹克与建筑艺术

北京冬奥结束了。但北京冬奥留下的众多文化遗产,则会长久地留在未来世界中,留在人们的集体记忆中。比如建筑。那是人类凝固的音乐,是地球石头的史书。在中国,从2008北京夏季奥运会到2022北京冬季奥运会,美丽而独异的建筑屹立在中国大地上,向世界昭示:这是中国美学,中国故事。它将面向未来,永世长存。

回顾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从顾拜旦1892年11月26日在巴黎大学礼堂发表演说,提出倡议恢复奥林匹克运动,它已走过了130年的历程。从1895年开始重建帕那辛纳克体育场,现代奥林匹克建筑也走过了127年的历程。在过去的127年里,奥运会的比赛场馆经历了一次次进化——从全大理石结构到令人惊叹的“鸟巢”设计,直到今天冰丝带的问世。许多著名建筑师都曾参与奥运场馆的设计,他们以此为荣,他们的作品成了奥运历史上永恒的回忆。

奥林匹克的建筑源于古希腊。雅典卫城,这座女神雅典娜的城池,是希腊建筑艺术的代表作品。卫城的古迹中,著名的有山门、帕提农神庙、厄瑞克提翁神庙和雅典娜胜利女神庙。卫城的建筑极具匠心,成为古代建筑史上奇迹,是希腊民族精神和审美理想的完美体现。

走过百年历史,1895年,为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雅典奥运会而建的希腊雅典帕那辛纳克体育场重建完成,它成为世界上唯一一座大理石建造的大型体育场。这里是古代用来举办纪念雅典娜女神的泛雅典运动会的场所。1895年为举办首届现代奥运会在雅典古运动场的废墟上重建而成。这座大理石体育场是1896年各项比赛进行的主要场地,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全部利用大理石兴建的大型体育场。值得记忆的是夏季和冬季两届北京奥运会的圣火交接仪式都是在此走过从古代到今天的漫长又短暂的历程。

现代奥运会继承了古希腊的传统,也激发艺术家的灵感。正如顾拜旦所说,体育运动可以创造美,并为艺术创造机会。从那座至今唯一一座至今仍然“健在”的连结古今的大理石场馆,到曾举办过两届奥运会的体育场洛杉矶纪念体育场;从建在一个巨大的火山岩表层上的墨西哥奥林匹克体育场,到曾被誉为“最养眼”的形似阿尔卑斯山的曲线遮篷的德国慕尼黑现代奥运体育场;从“场塔合一”、屋顶呈甜甜圈形被称为“大O”的加拿大蒙特利尔奥林匹克体育场,到那座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奥运主体育场澳大利亚悉尼新西兰银行体育场,120多年来,奥林匹克建筑与雕塑作为凝固的音乐和石头写成的史书,成为一座城市最具代表性的公共艺术作品,向世界,向未来的一切时代昭示该城市的历史面貌, 构筑着该城市的文化底蕴,塑造着该城市的品牌形象。

直到中国,直到鸟巢和冰丝带的来临,以奥林匹克运动为主题的建筑艺术攀上了新的高峰。我曾探讨鸟巢的美学特征。今天又被冰丝带的奇幻而迷倒。

“鸟巢”,国家奥林匹克体育场,一座独异的建筑巨作,一件旷世的“雕塑”精品,北京2008夏季运动会的经典标志。作为一座建筑,它赋予“人,诗意地栖居”这一终极追问以现实的显现,作为创举,它将一座建筑变成了一件世界上最大的雕塑。它为北京奥运会树立了一座独特的标志,它也为中国留下了一页钢筋与水泥写成的史书。

中国奥林匹克国家体育场,坐落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中央区平缓的坡地上,场馆高高耸起,像一座巨大的“鸟巢”,翠干横斜,银枝交叠,编织成一个温暖的“家”。这里,将孕育一个伟大的生命:“2008北京奥运”,这里,发动了一场人类的巨型的狂欢。 此刻,鸟巢静静地回忆着,回忆2008年8月8日那百鸟朝凤,万翮归翔的时刻。从建筑艺术看,“鸟巢”的空间效果具有前所未有的独创性,作品外观完美纯净,简洁亲切。建筑的立面与结构达到了完美的统一。结构的组件相互支撑,形成了网络状的构架,整个建筑在用透明的膜材料覆盖的灰色矿质般的钢网中安放了一个土红色的碗状巢底,内部没有一根立柱。中国传统文化中镂空的手法、陶瓷的纹路、红色的灿烂与热烈,与现代最先进的钢结构设计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吸翠霞而夭矫,比千阁而不群,“鸟巢”的成功在于它的创意之美,在于它在今日世界上的独一无二性,它给世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鸟巢是今日北京文化的精神雕塑,其旷古烁金的独特性在于,它颠覆了传统巨型建筑在美学上选择壮美风格的一般规律。苏格拉底说,“小的是美的。”就是说优美、阴柔、优雅的对象往往是小的,巧的。而鸟巢设计者大胆地为这一巨型建筑选择了通常只适宜于小型作品的优美风格。将壮美转化为优美。而优美亦寓于壮美之中,雄伟更包容在巧妙的构思中。从而削弱了巨型建筑的崇高感,沉重感、压抑感,而赋予它具有后现代意义的生命感、亲切感和自然感。

这一美学追求的艺术效果在现代高科技视觉传播技术的支持下,它的独特性将通过卫星传感、空中拍摄和数字技术,产生美妙奇特的视觉奇观,作品改变了先前巨型建筑欣赏中惯常的尊崇仰视视角,而是通过现代视觉传播技术,将其转化为高空俯视鸟瞰的远观视角,成为令人惊叹的视觉经典。

鸟巢是一曲“凝固的音乐”,这首乐曲的名字叫“百鸟朝凤”。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百鸟归林的典故和百鸟朝凤的传说,还有许多有关鸟的音乐作品和绘画作品。鸟巢建造在中华古老文明的龙脉上,自然地涵容了中华文化的“凤”的“灵韵”。凤是中华文明的图腾之一,凤以美丽、高贵和雍容引得百鸟来朝。凤以勤劳、奉献和大公被尊为百鸟之王。有凤来仪,就有盛大的节日,喜庆的欢乐,生命的自由和万类的和谐。而凤凰的“涅磐”,则总是意味着一个更加美丽的生命在火焰中的重生,续写生命的新一页辉煌。

从美学上看,鸟巢在总体的均衡对称中寻找突破,它完全符合国家体育场在功能和技术上的需求,又不同于一般体育场建筑中大跨度结构和立柱支撑为主体的设计手法。打破了以往巨型建筑以直立柱式和横梁接合为主的框架模式,而采取了交错网格式的设计,在静态物体中寻找线条飞舞的动感,在平衡一致中寻找斜线交叉的“杂乱”,在既定成规中找到了不同寻常的“陌生化”感觉。给我们不可思议的戏剧性和无与伦比的震撼力。 鸟巢是富于文化与美学底蕴的,让人神思飞扬。

如果说鸟巢是一曲“凝固的音乐”,冰丝带则是一支跳跃的、永远在演奏速度与激情的“飞驰的史书”。

“冰丝带”,冰晶玉洁,玲珑剔透。它坐落于北京奥林匹克公园的国家速滑馆,占地17公顷,系亚洲最大全冰面设计,历时三年建设,2020年12月25日宣布完工。它拥有一条400米长的赛道,冰面按照世界最高标准建成。其曲面玻璃幕墙随着马鞍形屋顶的高低变化延展,被晶莹剔透的“丝带”状曲面玻璃幕墙环绕,形成了奇妙的“冰丝带”景观。其设计以独特的外观展现了速滑运动的优雅、精确、速度和动感。该设计营造了一种激烈的竞技场氛围,22条光带围绕椭圆形曲面旋转上升,交织成,高度约为33.8米。场馆可容纳约12000名观众,考虑到观赏效果,观众席均靠近比赛场地。这种“冰丝外壳”确保了观众观赏时的舒适与便利。

后现代的建筑语言,更加着力于隐喻和象征。当代一些后现代的新潮建筑,往往因其刻意追求某种美学效果或精神功能,而倾心营构怪诞、奇异的造型,以引起审美的“动人心魄”的惊叹感。法国建筑家勒·柯布西耶设计的朗香教堂,就以其怪诞的形式焕发了独特的魅力,令人啧啧称奇。那奇特的屋顶,两层薄薄的钢筋水泥板如同飞机的机翼一般,被置于蓝天、绿草和白墙之间,屋顶表面还保留着模板制作的痕迹,不加修饰,粗朴而有力,那就是柯布西耶的展开的“蟹壳”,斑驳,朴素,苍凉,满蕴着岁月的蚀痕。柯布西耶曾在笔记本上记下稍纵即逝的灵韵:“厚墙…一只蟹壳…设计圆满了…如此合乎静力学…我引进蟹壳,放在笨重而有用的厚墙上”。纽约长岛海滩上于是弥漫着一种不同于过去教堂庄严、凝重和崇高感的亲切与激情。

与朗香教堂相同,冰丝带是创新创意的中国当下语境的创造物,它充满想象、幻想,艺术飞翔的旋律,是充满了独异特色的“这一个”。冰丝带是遗世独立的建筑典范,充满了隐喻和故事。

冰丝带是系在北京胸前的一条迎风飘舞的丝巾,它凝缩着一个国家的冰雪运动的过往、现在,与将来。打开来,它是一面印制在丝巾上的奥林匹克的中国故事,述说着中国冰雪运动的高速进步与成长。它也是一幅记录着一个伟大时刻的精美画卷,描绘中国奥运健儿在这里拼搏、奋斗、走向成功的足迹,当然也在这里留下了失败、痛苦、无奈和泪水。

冰丝带的美学特征在于它的奇幻的光影效果。流线,还是那旋转的流线,在飞驰;那跃动的视像,连绵不绝。当夜幕降临,七彩的灯带借助建筑外观展现出精彩纷呈的动感影像,每一条光带都变成了闪烁转换的彩带,随着当代VR、AR、MR以及数字科技的支持,冰丝带的灯光效果更加惊艳多姿,变幻无穷。

然而与朗香教堂不同的是,奥运场馆对比赛的功能有十分严格的要求,它不仅需要美与艺术的设计,还需要完成运动竞赛的严格要求。因此冰丝带建筑克服了重重建造的困难,将严谨的功能要求与飞扬的美学与艺术追求融合为一,达到“随心所欲不逾矩”的自如境界。冰丝带采用了双曲面马鞍形单层索网结构,编织了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单层双向正交马鞍形索网屋面天幕,极大地适应了场馆比赛的需求。古来天幕在寰宇,今者天幕落九州。

冰丝带的美学精神在于它的与自然环境的协调。坐落在澳大利亚海岸的悉尼歌剧院,正是以其张开的白色船帆给我们扬帆远航的无尽遐想。由此成为世界上顶级的建筑景观。冰丝带坐落在北京中轴线北部的延长线上,掩映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森林之中。我曾把京北莽莽苍苍的林海看作一棵大树,鸟巢就是这颗大树上鸟儿的家——它是人类的家。今天,冰丝带又给奥林匹克公园带来一面冰湖宝镜,它明媚、莹澈、精亮,照出北京奥林匹克美丽的生态妆容。冰丝带全部建筑采用环保材料建成,它近1.2万平方米冰面是世界最大采用二氧化碳制冰的速度滑冰场馆冰面,制冰过程的碳排放趋近于零,在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方面为奥运会树立了新的标杆。

当然不只是冰丝带,还有一群中华文化浸染的凝固的音符在这里奏响:雪如意、雪游龙、雪飞燕、雪飞天、冰立方、冰坛、海陀塔等,都深深浸透着中国文化的深厚底蕴,都述着博大而惊世的中国故事,都闪耀着中国美学精神的熠熠光芒。像雪如意,就是祈望北京冬奥会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如意,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玉石、木构雕件中神秘而精美的手工艺作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的吉祥之物。据古史记载,如意远在东汉时就已有之。发展到清朝,更是成为宫廷所专属的珍宝。传说慈禧太后就最爱如意。如意的造型,是由云纹、灵芝做成头部,然后衔接一长柄而成。清朝古代皇帝登基之时,主管礼仪的大臣,必定要敬献一柄如意,以祝国泰民安,新政顺利。而皇帝在会晤外国使节之时,也喜欢馈赠如意,以示尊敬,两国友好。 国家之间、百姓之间,在逢年节喜事之时,也喜欢将如意作为礼品奉上,以表示良好的祝愿。北京冬奥会修建的雪如意,在形式上神似一柄巨大的如意,婷婷玉立。其传统文化的象征意义在于祝福国家盛世如意,奥运开赛如意,各国朋友如意,所有运动员、教练员、志愿者如意。一柄雪如意, 表达了亲切的中国祝愿。

冬奥期间,北京大雪,面对白雪覆盖的一座座美丽的奥运场馆,抑不住满怀的诗情,遂有《沁园春 雪》一首:

远山亘野,琼林透白,大雪潇洒。观幽燕九州,天扬飞蝶,地涌晶花;如意环佩,游龙叱咤。一条丝带揽流霞。长城下,看飞燕凌空,冰坛开挂。

寰宇多少英豪,共和光同美描新画。昔北欧独步,英美雄霸;遮天巨手,睥睨百家。而今我来,轩辕台下,三亿少年舞蒹葭。登陀塔,看世纪翻覆,永矗华夏。

奥林匹克的生活哲学、艺术精神和绿色理念呼唤我们回到美、艺术与自然万物和谐为友的更高的境界之中:奥林匹克大家庭是我们全球运动员和运动者们和谐的、温馨的家。而那些遗世独立的美好建筑,将展示出永久的魅力。

《中国美术报》艺术中心内设美术馆、贵宾接待室、会议室、茶室、视频录播室,背靠中国国家画院,面临三环,功能齐全、设备完善,诚邀您到此举办艺术展、品鉴会、研讨会等活动。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